华语乐坛真的完蛋了吗?(图文)

2020-12-21 12:25:08      

以下文章来源于新音乐产业观察 ,作者新仔

作者 | 新仔

前几天发了两篇关于周杰伦的文章,评论里,读者们为“华语乐坛完没完蛋”吵翻天。

实际上,华语乐坛的“完蛋论”已经由来已久,而且,近年来,周杰伦每一次出现,“华语乐坛”都会被拎出来轮着吊打。

“北风萧萧,雪花飘飘”……

 

华语乐坛真的完蛋了吗?不好说,但,大家怀念20年前的华语乐坛,SZD。
如果你也怀念20年前的“华语乐坛”,那么,我负责任的告诉你,那个“华语乐坛”确实完蛋了。
但是,流行音乐这个游戏,并没有结束,就算Game Over,不过就是让你新开一局而已。
而且,你不玩,总有别人会玩下去。Game永远不会真的Over,要么新开一局,要么换玩家,要么,换游戏。

 华语乐坛现在就是处于换游戏的阶段。

过去,唱片公司玩的游戏是《街霸》。

隆也好,春丽也罢,上场的时候,数值和技能都满格,拼的是玩家的实操功力,能不能适时搓出一个腰骨(我小时候,管“升龙拳”叫“搓腰骨”,用粤语说)。
 

传统唱片业时代,每个歌手出道前都是唱片公司精心打磨过的,出道即是成品,潜力八九不离十,所以S.H.E.当年刚出道时,才发第一张唱片,就有人敢断言她们三片死。(结果如何,大家都知道了)

很多人都出不到第二张唱片,因为,在那个时代,一张唱片就可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一片看大,三片看老。

我们现在念念不忘的老一代歌手们,哪个不是第一张专辑就证明自己了的?

周杰伦、陶喆、张惠妹、林俊杰、李玟、五月天、孙燕姿、蔡依林、萧亚轩、张韶涵、田馥甄……

王力宏可能是个例外,但他后来的成功证明了,一开始,不是他不行,是玩家不行,搓不出大招,换了个玩家后,立马开出了直升飞机(春丽大招)。
 

现在,玩音乐变成了一个《塞尔达传说》,互联网平台就是海拉尔大陆,在海拉尔上奔跑的,是一个个可以不断成长的林克——美其名曰××音乐人。

无论谁来玩这个游戏,一开始都是赤身露体,需要自己去想办法找衣服穿,凑齐各种装备,去打怪升级,磨炼技能,最后才能打倒猪妖救出公主。

总之需要有一个成长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可能比结果更有乐趣。这不,有的玩家甚至满足于在海拉尔大陆上跑来跑去,完全不顾公主死活。
 

是不是聊跑偏了?并没有。

为什么大家都在抱怨现在华语乐坛歌曲不行?因为游戏场景变了,玩家变了。

以前《街霸》里一上场就是数值满格的专业打手,如今,变成了需要自己找衣服穿的林克,你还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脱胎换骨,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穿着裤衩——华语乐坛最后的遮羞布——跑来跑去。

对于互联网平台来说,有人跑来跑去就够了,就不怕没有流量,原创歌曲版权也会滚滚而来,至于你是林克还是林肯,不重要,只要你肯跑就行。

而且,在互联网平台上,只要你愿跑、肯跑、会跑,就总能跑出点明堂来,至于你的招多大,等级多高,也不重要,你完全不需要靠打倒大BOSS来证明自己,能把林克时间玩6就哦了。

我们现在听到的“爆款”歌曲背后大都是这样的玩家,一招一式成名,但技能并不成熟,放到《街霸》里,随时被隆或肯秒杀。

周杰伦还是《街霸》里最强的角色。

互联网平台没有时间等玩家慢慢成长,在唯快不破的网络世界里,迫于生存压力,他们必须推着玩家跑起来,不断的把小有名气但并不太成熟的玩家推荐出去,才能吸引更多玩家入场,从而不断填塞自己的版权库。

然而,“爆款”越多,大家就越想回到过去,试着让故事继续。

老实说,《街霸》有《街霸》的刺激,《塞尔达传说》有《塞尔达传说》乐趣。

工业化媒体时代,生产和传播门槛都比较高,大众只能当消费者,有钱才玩得起游戏。如今,稍微有点点能力的人,都忍不住跑到平台上去注册个音乐人账号发歌玩。都想在海拉尔平原上自己跑一跑,过一把英雄救美的瘾。

前一阵《一剪梅》在欧美大火,起点是一位在短视频上自娱自乐的中国大叔。

我跟短视频平台的朋友说,这样的人,在过去,是没什么机会表现自己的,放在《马戏之王》的年代,他可能就进马戏团了。现在呢,他可以自己开个账号当网红,目标10万粉。

互联网给了大众自娱自乐的便利,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参与到游戏中,都有可能成为15分钟的明星,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娱乐民主化吧。

但是,在音乐市场上,需要被满足的不只是玩家,还有听众,听众不想自己去海拉尔里跑来跑去,不想去体验或感受什么“成长”,听众就只想看技能满格的林克直接出手救公主——别整那么多虚头巴脑的,直接上大招就完事了!

问题是,我们又不得不接受“变化”。

华语音乐生产的重心,已经从中国的港台,移入中国内地,而中国内地的唱片工业由于还未成长完成就被互联网拉枯摧朽了,导致优质内容开发赖以维生的“企制宣”体系似有实无。

随着互联网公司把音乐改造成了成长的游戏,为吸引玩家用户力推各种“爆款”,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毕竟,互联网公司做事,是需求导向,不是审美导向,大数据说用户需要什么,互联网公司就给用户提供什么。

你觉得现在的歌不好,Low,土味,可互联网公司会振振有词的告诉你,大数据显示,这就是用户需求,这就是大众审美。

实际上,在音乐产业这个大游戏里,互联网平台也是一个正在成长的玩家,也在想方设法的打怪晋级,要知道,音乐流媒体市场到现在也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盈利难的问题,流量优先也就在所难免了。

这就是现实。

但我对现实没那么悲观。

且不说,如果你愿意跳出平台局限,自己想办法去淘歌,好音乐、好歌多得是。

而且,从音乐行业发展的历史看,每一次传播技术革命,都会带来震荡,也会重建秩序。

当下的现状,只是秩序重建前的混乱。

重要的是,一些朋友正在为重建一个新秩序在努力。

昨天听了一个播客节目,国内几位做独立厂牌的年轻人分享了自己如何在坚持独立审美的前提下,紧跟时代潮流,研究新渠道、学习新技能、开发和推广新内容的心得体验。

这些年轻人,或许能有办法让他们喜欢的音乐获得更多关注。

与此同时,我也知道,很多具有多元化审美的、带点理想主义的年轻人正在音乐平台上辛勤劳动着,我相信,他们会用自己的方式重建一个新的秩序——一套能够推动优质内容生产的互联网音乐时代的“企制宣”体系。

或许,到那个时候,音乐平台上的林克们,就会脱胎换骨,互联网音乐平台也会包装出一个能让大家满意的新天王。


从前那个华语乐坛或许完蛋了,但新的华语乐坛会建起来,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也许吧。

 

 

 
版权所有:捧音